Profile Photo
用我整个心灵在你的耳边轻轻地讲述着这个故事,为的是把我自己从黑暗中拯救出来,也把你从黑暗中拯救出来。故事就是光明。我希望你已经在这里找到了某种光明。
——凯特·迪卡米洛《浪漫鼠德佩罗》
  1. 置顶
  2. 私信
  3. 提问
  4. 归档
  5. RSS

Track 01


土方:呜……


银时:不要忍了,射出来吧。


土方:……你……!(急促的喘息声)


银时:(轻笑声)十四都已经享受过了,现在也该轮到我了。


土方:享……受?[有一边握住别人那里不让发泄一边恶劣地刺激别人然后叫别人不要忍了射出来最后还说别人享受过了的吗?!]


银时:没有享受到?好吧,阿银我会努力的。


土方:住手……[努力?努力什么?!你不用努力了老子明天还要巡逻啊!]


银时:[开什么玩笑,都做到这一步了怎么可能停得下来啊。]别担心,我马上就进去。


土方:呃……![谁担心这个了混蛋!]



土方:[……所以说,到底是谁最享受啊。老子又累又痛这家伙还一副吃饱喝足谢谢招待的样子?!]


银时:呼……一起去洗吧?


土方:你先。


银时:怎么,起不来了吗。哼哼,要不要阿银抱你去?嗷——!(东西被踹到地板上的声音)痛痛痛!撞到头了混蛋!而且你往哪里踹啊折断了怎么办?!


土方:折断?(拔刀声)我直接给你砍掉算了!


银时:我去洗澡……



(拉纸门声)

银时:我洗好了哦十四——十四?

      [睡着了啊。看来真是累了,不然按照这家伙的洁癖,肯定不会一身汗就睡的。

      切,说什么粘糊糊的不准我上床,自己倒睡得香……]

      算了,晚安。(关灯声)



Track 02


银时:哦,醒了啊。正好早饭也做好了。

土方:我昨天没洗就睡着了?你怎么不叫醒我。

银时:不用了吧,少洗一次又死不了。

土方:我现在去洗。

银时:喂,你一洗就没时间吃早饭了啊。

土方:不用了,少吃一顿死不了。



(街道的喧哗声)
土方:[连块面包都没拿就出来了,果然很饿。可是都已经开始巡逻了……]

总悟:土方先生。

土方:嗯?

总悟:你这个自甘堕落的家伙,昨天又和旦那滚床单了吧。

土方:胡、胡说什么!

总悟:犯罪证据都印在脖子左边了。

土方:[那个笨蛋!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不准留下痕迹!]

总悟:不用捂了什么都没有。骗你的白痴。

土方:你给我去切腹啊混蛋!



土方:啊,没烟了。总悟你先走吧,我进去买包烟。

(商场里人来人往的声音)
女店员:这位先生,要品尝一下我们的甜点吗?

土方:不用了,我——

女店员:请!这是本店新推出的特制草莓蛋糕,绝对是独一无二的口感!

土方:所以说草莓蛋糕什么的……
      [唔,味道好像确实不错。要是能加点蛋黄酱就更好了。]

女店员:怎么样先生?现在购买的话还加送巧克力哦。

土方:这个,可以做成生日蛋糕吗?

女店员:当然可以,我们还提供免费包装和送货上门服务。

土方:我预订一个。

女店员:好的,请稍等……请在这里写下您要送到的地址和姓名。蛋糕上想写什么祝福语?

土方:祝福就不用了,要写就写“甜死你这糖分混蛋”吧。

女店员:诶?



Track 03


银时:啊啊,累死了。下回绝对不接这种替人搬家的委托了。

土方:好意思说。这个星期你根本就只接了这一个委托吧。

银时:人生偶尔也要放松一下好好享受么。

土方:你的“偶尔”是五个工作日外加双休吗。

银时:真过分,阿银我也在拼命挣钱养家糊口啊。

土方:你挣的钱根本连房租都不够!现在登势婆婆都直接来找我要房租了!

银时:那个死老太婆,不是说了月底会交的……

土方:你的话鬼才信。

银时:十四也不相信我?

土方:(打火机点烟声)我已经付过了,所以月底把你那份房租钱交还我——一元都别想少,否则给我去切腹!



银时:十四。

土方:说。

银时:你什么时候才肯转过身来靠在阿银的胸口入睡啊?

土方:你下辈子都不要妄想!

银时:哦,对了,今天几月几号?

土方:10月9日。

银时:总觉得明天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

土方:没错,把传言板送到屁怒吕先生家,不要忘了。

银时:是这、这个事情么……

土方:嗯。就只有这个。

银时:可是……

土方:你到底睡不睡?!不睡滚出去老子还要睡啊!

银时:吼什么吼什么,问一声而已嘛。

土方:[切,以为我真的忘记了吗。]



Track 04


银时:不行了……真是噩梦般的体验……下回传言板你去送!

土方:看你这副没出息的样子。我的休假又不固定,平时哪有空闲去送那个。

银时:狡猾的家伙,别以为什么都可以用“工作忙”搪塞过去!

土方:少废话!有空抱怨的话先把房租交来!

银时:你被老太婆附身了吗张口闭口都是房租!(门铃声)

土方:欠着别人的钱你小子还有脸说!去开门!

银时:不开!要开你去开!付个房租而已你了不起啊就指使别人干这干那!这还是阿银我的万事屋吧!(门铃声)

土方:好!你的万事屋你的门,开不开随你!大不了老子搬回屯所住!(砸门声)

(寂静)
银时:[真的生气了……
      我也不是真心想说那些的啊,明明是一年只有一次的生日……]

(门铃声)
银时:(开门声)喂,你这家伙这么执着干嘛。

派送员:太好了,我还担心没有人,听着声音又不像……请问坂田银时先生在吗?

银时:我就是。

派送员:这是您的蛋糕。请收下,在这里签字。

银时:我房租都没交哪有闲钱买蛋糕。而且这个牌子,不是很贵很难买的那家么?

派送员:这是提前一天预订的,钱已经付过了,您只要签字就好。地址没错人也没错,应该是别人买来送给您的。

银时:[别人?不会是……]



Track 05


银时:[哦,还附赠巧克力啊。先打开盒子看看。“甜死你这糖分混蛋”……这种祝福语果然是他的风格……
      预订的……什么啊,我还像个傻瓜一样跟他斗气……]

(开门声)
银时:十……

土方:闭嘴。老子现在没有和你再吵一架的兴趣。我今天要回屯所,你想干什么都自便!

银时:等一下!

土方:放手!

银时:听我说十四。

土方:我叫你放手!

银时:对不起。还有,谢谢。

土方:……你这笨蛋。



银时:[呼,分居风波总算过去了。一放松下来就想上厕所……哦,该换纸了啊。]

(抽水马桶声)(开门声)
银时:十四,厕所的纸——你都切好蛋糕了?那阿银我不客气了先拿……哇啊!(刀插在桌上的声音)你干什么?!这可是刀啊就算是面包刀它也是刀啊!

土方:一刀给你剁下来才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上完厕所要洗手!



Track 06


土方:[所以说……为什么晚饭吃着吃着就被这家伙压到床上来了……]

银时:十四你不专心哦,要惩罚……

土方:(倒吸凉气声)惩罚你个头!给我住手!
      [每次都被这混蛋用这种烂理由……想起来就冒火!凭什么只有我一个人……!]
      我、我来!

银时:嗯?[不是吧不是吧一定是阿银我幻听了吧?]你刚才说什……?!
      [手……这、这是生日的特别Service?!今天居然赚到了!虽然技术很差——不,是根本没什么技术……但这是十四的手……]

土方:哼,原来你也会有失控的时候。

银时:说什么呐傻瓜。是你的话,阿银我不管多少次都会失控哦。

土方:[什、什么啊!这家伙的表情,以前都没有好好注意过……不妙……!这样子下去我也……]

银时:痛!握着别人命根子的时候不要走神啊!

土方:抱、抱歉!

银时:[不行,还是我来吧。在他手上太危险了,搞不好真的会断掉……]



土方:你……放手!

银时:太狡猾了十四。今天可是阿银的生日,你之前就去过了,至少这次应该和我一起啊。

土方:[是在夸耀吧这混蛋绝对是在夸耀吧!]
      可……恶!下次生日我……我要在上面!

银时:[为什么只有生日才……
      而且十四你单纯了,在上面和“在上面”可是不一样的哦。说起来我们还没试过骑乘位啊,这家伙太害羞了死活不肯……]
      好好好,到时候都随你。



银时:[呵,这下子彻底满足了。]
      你还好吧,十四?
      [眼睛都失焦了,刚才好像让他忍得太辛苦……今天是做得有点过头了啊。]

土方:……你这混蛋——

银时:诶?[气氛怎么突然……?]

土方:我说过不准弄在里面的吧白痴!

银时:呃,一时激动忘了戴……下次不会了!

土方:谁跟你还有下次!从今天起你就给我睡沙发去!



Track 07


附:声优访谈

记者:以下简称“记”
坂田银时:以下简称“银”
土方十四郎:以下简称“土”

记:这次我们请到了银土Drama的两位主役声优——请先做一下自我介绍吧。

银:哟,大家好我是万事屋的坂田银时。

土:土方十四郎。

记:诶?土方君看起来不太高兴的样子……是对这次出演有什么不满吗?

土:不满的地方多了!为什么一开头就是H?!

记:哦,主要是为了响应小部分、大概五分之四听众的要求……

土:五分之四哪里是小部分了!而且他们脑子里到底在擅自合成什么马赛克图像啊!H也就算了,为什么要我演在下面的那个?!

银:不是要你演在下面的那个,你本来就是在下面的那个。

记:坂田君似乎说出了问题的本质……

土:他放屁!

银:喂喂,现在可是在做访谈啊。你好歹也注意一下形象不要再给家里丢……我错了。

记:请土方君暂时先把刀和瞳孔收起来,回去再家法伺候也不迟……

土:还有给我好好解释一下——最后那段要我替、替他……替他那什么的H又是怎么回事?!

记:这个么,有听众反映说,“虽然傲娇的十四很萌,但是偶尔也想看看副长大人主动的样子”之类的……

银:就是就是说得没错!

土:你这混蛋激动些什么!

记:说到最后的H,大家有一件事很在意——坂田君,沙发睡得还习惯吗?

银:那个啊,因为突然降温我睡两天就发烧了,结果他请假在家陪了我一天。当然也没有再继续睡下去。

记:请假?这对工作至上的土方君来说可不容易啊。

银:—_,—

土:“—_,—”你个头!这是Drama CD谁看得到你“—_,—”啊!
    其实是这家伙做出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死皮赖脸地拖着我,我才跟近藤老大要了一直没用上的年假。

记:为什么年假会一直没用上呢?

土:一到过年大家都倦怠了,有家室的人也想早点回家团聚。偏偏节假日又是犯罪高发期,我都请假的话屯所的人手就更不够了。

银:看吧,这家伙就是这副喜欢一个人死扛的德性。害得阿银我不得不放弃新八家的牛肉火锅,大新年的跟着他在街上跑来跑去抓小偷。

土:少罗嗦。又没人叫你跟着。

记:好了好了,坂田君也是担心嘛。后来两个人怎么补过的年?

土:……

记:土方君怎么突然露出了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

银:也没有补过什么年,只是把忍了一星期没做的份全做回来了,让他躺了大半天都下不了床……

记:那个,坂田君,请你在笑得很HIGH很得意很猥亵的时候也注意一下已经黑化的土方君……

土:看来睡沙发是太委屈你了啊……给我睡地板去!这回你就是发烧烧成灰老子都不管了!

银:等、等一下!不要冲动啊十四!

[哗——]


记:……咳咳,由于现场突发家暴事件,本次的H访谈到此结束。谢谢各位收听。


(—啊咧?不是声优访谈吗?什么时候变成H访谈了?!)
(—哎呀,1010大好的日子就不要计较这种小事啦。)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