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用我整个心灵在你的耳边轻轻地讲述着这个故事,为的是把我自己从黑暗中拯救出来,也把你从黑暗中拯救出来。故事就是光明。我希望你已经在这里找到了某种光明。
——凯特·迪卡米洛《浪漫鼠德佩罗》
  1. 置顶
  2. 私信
  3. 提问
  4. 归档
  5. RSS
CHAGE and ASKA – Something There
Album Art

听这首歌的时候,我会想起老爷。


大概因为自己是个阴沉的人,所以记忆中老爷的固有形象也并不轻快。不管是希望、奋斗还是意志,都是些看上去光鲜亮丽实际上却无比沉重的字眼。对一副血肉之躯而言,背负起来就更艰难了。


始终一厢情愿地认为蝙蝠侠是个绝望的人,一个典型的、因为对世事不报希望所以异常积极地行动的角色,一个尼采式的英雄。所有的人都可能受控制被欺骗,所有的事都可能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所有的路都可能是绝路,所有的剧本都可能以惨烈的结局告终……做出这种种预测的人,他必然拥有一颗极其坚韧的心,不然何以承受每一个预想背后深不见底的绝望。


有人很反感把老爷和团长放在一起比较,但我想一个人想凭一己之力改变一个城市甚至一段历史本身就是一种疯狂,只不过这种疯狂是由理性和意志来推动罢了,其本质还是执妄。不太想看Batman Beyond系列,或许就是不忍目睹老爷暮年之时还在和他的城市慢慢撕扯——他活着的时候,哥谭并没有成为乐园;等他走了以后,哥谭也绝不会变成天堂。


所以,老爷到底在为了什么而挣扎?


房叔有句话大意是说,我现在费心费力治好的病人,几年后或者几十年后照样会死,早晚而已。许地山也有一段话:“我不信凡最后的胜利都值得羡慕。我不信凡事都可以用争斗或反抗来解决。我不信人类在自然界里会有得到最后胜利的那一天。地会老,天会荒,人类也会碎成星云尘,随着太空里某个中心吸力无意识地绕转。所以我看见的处处都是悲剧;我所感的事事都是痛苦。可是我不呻吟,因为这是必然的现象。换一句话说,这就是命运。”


我想我喜欢老爷的根本原因就在于此:即使布鲁斯·韦恩已然是一个几乎不会再失望的人,蝙蝠侠也仍然在为那一点概率学上的希望而奋斗。


“And when I wounded in the heart
That's when I play my greatest part”


——这是老爷的歌。希望有一天,这也能成为我的歌。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