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用我整个心灵在你的耳边轻轻地讲述着这个故事,为的是把我自己从黑暗中拯救出来,也把你从黑暗中拯救出来。故事就是光明。我希望你已经在这里找到了某种光明。
——凯特·迪卡米洛《浪漫鼠德佩罗》
  1. 置顶
  2. 私信
  3. 提问
  4. 归档
  5. RSS

[倒计时与心拍数]系列之二



ABO生子注意。没有什么过激内容就直接放了。请自行避雷。



  已经是第二次遇到这个人了。

  

  刚才在超市门口第一次看到这个金发男人时,她就忍不住想,真瘦啊,脸和手臂一点多余的肉都没有,一身T恤裤子也是松松垮垮的……而且好高!虽然驼着背不太看得出来真实身高,但是至少也有两米了吧!别说Omega,就算是Alpha这种身高也不常见,是因为有什么个性的缘故吗?

  

  这样观察一个陌生人或许很失礼,但她总觉得他看上去有几分眼熟,并不那么陌生。在哪里见过呢?是附近的住户吗?仔细想想又没什么印象……

  

  正努力回忆着,金发男人就在她旁边弯下腰来,一边扫视货架一边小声咕哝:“白糖到底在哪里啊……”

  

  “白糖的话,在那边架子上哦。”她指了一下男人斜对面不远处的货架,“好像是才搬过去的,指示和标签都还没来得及换呢。”

  

  “哦哦、谢谢。”他向她点头道谢,提着购物篮就往那边去了。她也没再乱想些什么,自己逛自己的,很快就把男人的事情抛到了脑后。这只是个平平常常的休息天。她像往常一样买好东西走出超市,拐进通往公寓小区的巷子,一边走路一边心不在焉地看着手机。

  

  根本没有想到会遭遇抢劫甚至猥亵。

  

  手臂被陌生Alpha牢牢钳住按在墙上,攻击性极强的信息素源源不断地向她涌来,逼得她双腿发软,张大了嘴拼命呐喊但根本听不见自己的声音……是因为这家伙的个性吗?!

  

  “别白费力气了小婊子。”Alpha伸出舌头湿乎乎滑腻腻地在她脖子上舔,恶心得要命,“你们这些单身Omega不都想被上被标记吗?等一会儿就被操开了,还装什么纯啊。”

  

  去你的!她咬紧牙关全力挣扎,用自己的个性悄无声息地报了警,又试着拨通了离自己最近的手机,在对方开口之前高声默喊:

  

  “请救救我!”

  

  那边愣了一下,随即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急切地问她:“你在哪里?”

  

  “在巷子里!巷口有家理发店,应该离您很近……”

  

  不需要再多说明些什么了,几乎是下一刻,之前在超市看到的金发男人就向他们冲了过来——

  

  “放开她!”

  

  Alpha被吼声吓得一震,反应过来时却根本没把这人放在眼里。一个中年Omega,高是高了点但是那么瘦弱,能干得了些什么?干脆一起劫了好了。

  

  全然失算。

  

  被标记过的Omega并不会受到陌生Alpha的信息素影响。金发男人毫无畏惧地冲上前来,抬起手臂就要一拳揍向Alpha,他不得不闪身避开,后退两步掏出了弹簧刀。

  

  “少他妈多管闲事!你们这些臭婊子就是欠操!”

  

  “小心!”她下意识地大喊,却没能发出一点声音。然而金发男人非但没有退缩,反倒一把将她拉过来护在身后,堪堪躲过划到胸前的刀刃。

  

  “胡说八道些什么!”他怒吼着朝他挥出拳头,“干出这种事情来你还有理了?!”

  

  这一拳揍过去直击下巴,猛地把Alpha给打晕了。刚才还气势汹汹的男人,瞬间就无声无息地倒在了地上。她看得目瞪口呆……果然是有什么厉害的个性吧?!

  

  金发男人却完全没把这当成什么壮举,只是厌恶地扫一眼瘫倒在地的Alpha,掩口咳了几声,就平平静静地转过头问她:“你还好吧?”

  

  “我没事……”终于能开口说话了身体也恢复正常了,她忙不迭地向他鞠躬,“真是太谢谢您了!没有您的话警察来之前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不客气,这是我该做的。你已经报警了?”

  

  “是的。”她向他解释,“我的个性是‘通讯’……刚才也给您打过电话。”

  

  金发男人哦了一声,完全明白过来。警车尖锐的鸣笛声越来越近,他咬住下唇,看看巷口又看看她,有些为难的样子:

  

  “抱歉呐,我还要赶回家做饭,警察那边可以交给你来说明吗?这混蛋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不用担心。”

  

  “啊当然!交给我就好,我会好好说明的!您请便。”

  

  “那我先走啦。”

  

  他微笑了一下,俯身捡起自己扔在地上的购物袋,走出巷子。

  

  真是个不可思议的人呐……她目送着那高瘦的背影消失在巷口,忍不住感叹。对方被标记过的信息素安稳平和,仍然萦绕在她周围。是薄荷一样沁人心脾的清香呢,她深深吸气,而且还混有一丝酸甜……一丝酸甜?

  

  等等、这不是已经怀孕了吗?!

  

  那他刚才还……天呐没事吧!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追出巷子想去问问情况,然而四周却已找不见那个身影了。



  

  欧尔麦特站在门外,刚掏出钥匙,口袋里就响起一阵手机铃声。他一手提菜一手拿钥匙接不了,不过听这特设铃声也知道是谁打来的了。

  

  打开门,相泽就站在客厅里,放下手机从他手上接过袋子:“你去买菜了?不是说等我回来一起去吗?”

  

  “用不着啊,我也没买多少,就这么几样我提得动。”

  

  两人进了厨房,相泽去舀米准备煮饭,欧尔麦特一边从购物袋里把食材拿出来放到洗菜盆里,一边盘算着最近的三餐:上回煮的番茄土豆汤,消太还挺喜欢的样子,今天再做一次好了;牛肉一半拿来烧菜,一半留着做汉堡;买来的苹果还可以多放几天,得先把冰箱里剩的葡萄给吃了……等等、好像……少了什么。

  

  “……诶?”

  

  不会吧?难道是那个时候被甩出去了?他又翻了遍袋子和洗菜盆,没有,就是没有,哪里都没有……

  

  “怎么了?”相泽看他一脸着急,出声问他。

  

  欧尔麦特垂着头,有点沮丧地回答:“番茄掉了,做不成汤了。”

评论(1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