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角色先后及斜线均表攻受。提及逆/互攻/ABA/无差的言论一律删除。【非战速撤】标签下都是圈地自萌的混乱邪恶产物,只求和我一样口味清奇的同好,不为其他任何人的阅读体验负责,雷者请自行避让。
  1. 私信
  2. 提问
  3. 归档
  4. RSS

相泽……傲娇吗……


我觉得他还挺耿直的?就那种……成人式的耿直啊。只不过本身就不是喜欢张扬的个性所以比较内敛吧,但该说的该做的都会很自然地去完成并没有什么别扭的成分啊。


讲真我觉得相欧这对没什么(传统意义上的)年下感了。尽管有至少10+的年差摆在那里……但是相泽实在太成熟了完全没有年下的青涩悸动啊。反之别看欧鲁年纪一大把(喂),结果倒是更容易被训的那个呢。


有时候真心觉得嗑不同CP的人对同一个角色的理解真是隔了一条马里亚纳……不过话又说回来,就算站同一对CP也会有千差万别的萌点吧?以前会想要追求某个固定的模式,觉得那样才是“正确”的,而现在的话,比起某一种特定的人设或者套路,更比较喜欢尝试不同的变化效果呢。


俗称放飞自我。

相欧、出欧、出胜、相爆——发现这种程度的换妻(?)我完全ojbk(你特么)


反正欧受和爆受都可以吃,但是不怎么嗑欧爆/爆欧……大概是觉得两个受在一起没前途(喂)


对欧鲁的感情很复杂了:想爱护他,又想欺负他;想看他无所不能,又想看他束手无策;想把世界上最好的都给他,又想全部夺走令他一无所有(你是恶魔吗……)


其实单说原作我大概是欧独或者……路人欧。倒不是认为谁都配不上他,而是觉得他那个人本来就……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如此这般罪孽深重的男人_(:з)∠)_


对咔酱就单纯许多。小男孩嘛,怎么样都很可爱,抱抱他宠宠他就挺好。拒绝折磨他。拒绝。会被我百般折磨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只有欧鲁。(暴言)


单人心悦程度的话,大概是欧≥相>轰=出=胜>茶、百、梅,其余角色目前无感,或者偶尔心动但谈不上喜欢。


总之我英本命CP是相欧无误了。

以更多的善意回报善意,以更强的恶意还击恶意。

某个ABO片段。因为自觉狗血又无趣决定放弃。当做练习写一下就好了。反正又没肉直接发出来应该也没关系吧?觉得雷的话请告诉我,我会撤掉标签换成外链。



  “抑制剂开始失效的事情,我知道了。”

  

  欧尔麦特张大了嘴:“你从哪——”

  

  “我不小心听到了你和恢复女郎的对话,抱歉……”绿谷微微垂头,却又小心翼翼地抬眼问他,“我不可以吗?”

  

  欧尔麦特一开始根本没想到他在说什么,反应过来时立刻板起了脸,严肃得几乎带有三分怒火:“别开玩笑了!”

  

  “但是你——”

  

  “谢谢你的关心,这是我自己的事情。”

  

  欧尔麦特冷硬地排斥着他明显过界的意图。又是这种……看待不懂事的小孩子的眼神……!什么时候才能好好正视我的感情呢?他不由得焦躁起来——

  

  “欧尔麦特!我已经成年了!我甚至一毕业就可以和你结婚!”绿谷脱口而出,随即又懊恼地咬紧牙关。不,虽然他的确就是这么打算的,但也不应该如此轻率的说出来。这步棋走太快,失误了。

  

  结什么婚……真是孩子心性。欧尔麦特叹了口气,脸色稍微缓和了些:“绿谷少年,你才刚满18岁。而我的年纪都足够做你父亲了。”

  

  “这不重——”

  

  “不,这很重要。”欧尔麦特又一次坚决地打断他,“虽然Alpha一生之中可以标记多个Omega,但被标记者死亡的时候还是会感到撕心裂肺的。你不必因为我个人的问题承受那种痛苦。”

  

  被标记者……他甚至不肯用“伴侣”这个词。绿谷越发恼火,却又无可奈何,只能退而求其次:“那临时标记总行了吧?”

  

  “我拒绝。不管怎样都不该是你。临时标记的话……反正我自己会去想办法的。”

  

  欧尔麦特有点迟疑。他这个年纪再加上这具身体,完全没什么吸引力可言,不招人厌恶就算不错,恐怕很难遇到愿意给他临时标记的Alpha了。或许他可以在夜店找到类似的服务?他确实不喜欢陌生人的亲密碰触,但是,无论如何都比和自己的继承人搞在一起要好。那太尴尬了。

  

  想什么办法?你要去找谁?!绿谷光是想到他和别人厮磨的场景就血气上涌。年轻的Alpha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情绪激动时释放出了多少极具攻击性的信息素,欧尔麦特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近乎逃避般地转身就走:

  

  “好了快回教室去!你下午还有课!”

  

  绿谷注视着他仓皇离去的背影,沉默地握紧了拳头。年长者身上若隐若现的清苦香气,似乎还一直在他周围萦绕。


  

  欧尔麦特狼狈地冲进休息室锁上门,从抽屉里抓出一管抑制剂,拿起针管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这小子,最近越来越难缠了……他一边熟练地往自己手臂上推进药剂,一边在心里抱怨。现在回想起来,在还没有得知他是个Omega之前,绿谷向他投来的视线就已经开始有点不对头了。他一直以为是自己想太多,结果居然收到了让人吐血的告白,今天甚至还提出了标记……

  

  年轻的Alpha莫名的执着令他混乱又无措,同时还忍不住冒火。要不是刚才绿谷在他面前突然爆发出大量信息素,早上那一针按理说至少也能持续到他下班回家。现在倒好……他蜷缩在沙发上,按住隐隐作痛的小腹,咬牙等待抑制剂起效。明明出了一身冷汗,后颈的腺体却烫得厉害,甚至能感觉到那里的血管正在突突跳动。欧尔麦特闭上眼睛,下定决心: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今晚就去找吧。

  

  他几乎快到极限了。

看到自认为政治正确的互攻真爱(你们攻受洁癖都是OOC的SB)会非常暴躁,然而过激洁癖仅仅因为喜好不同动不动就要逆拆死全家也很让我暴躁。想一想其实无关内容,而是暴力本身就会唤起暴力。有时候真的很厌恶这样的环境,也很厌恶会被这种环境影响到的自己。

1 / 15